用户名:
密码:
见路不走,中美博弈终局——老谢解读特里芬难题(下篇)

  前两文花大篇幅来讨论历史、经济、货币、贸易和福利问题,这些铺垫是为了让大家理解美国发动贸易战的初衷与其历史背景,和美国面对特里芬难题的一些做法。本篇结合国际货币机制和去美元化,来讨论未来中美贸易纷争的走向和有可能发生的事件,尽量去规避今后有可能出现的黑天鹅事件。

 

  美元依然强大

 

  国际货币规则从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到牙买加体系的建立,到沿用至今。美国为了保持币值稳定,就需要其变成一个贸易顺差国。但作为主要结算货币,美元必须洒满全球,这就导致美国不得不变成贸易逆差国。物极必反,一旦美国对他国逆差过大,美元币值自然无法保持强势,甚至有被他国货币取代的风险,美国必然要兵出险招。这几十年美国总是通过金融制造危机和武力恐吓的方式来回笼美元,到处割羊毛来稳定其币值。

 

  比如索罗斯挑起的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因为当时亚洲四小龙(香港、台湾、新加坡和韩国)和四小虎(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推行出口导向型战略,重点发展劳动密集型的加工产业,在短时间内实现了经济的腾飞,使得美国产生大量贸易逆差。美国运用金融手段攻击泰铢进而引发亚洲各国资本恐慌流出,最终目的使得美元回流美国。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之前美国多次逼迫人民币升值,却依然使得中国对美国顺差,且越拉越大。美国不得已自爆金融炸弹,引发全球动荡。而中国用4万亿强行稳住楼市,没有造成大规模资本流出。隔年,2010年欧债危机大爆发,欧元/美元上蹿下跳,最终引发国际资本快速回流美国。克里米亚危机,香港占中等等背后都有美国的魅影。美国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尽量规避特里芬难题来尽可能长时间的维持美元霸权地位。

 

  但招数用老被人识破,各国面对美国的金融攻击纷纷筑起了防火墙。面对如此尴尬的局面,华尔街犹太资本开始变招,在美国大选期间先用邮件门把民主党人希拉里拉下马(爆料者维基解密人阿桑奇是犹太人,华尔街放在英国的饵),然后扶持共和党人特朗普上台。特朗普是谁?前总统里根的“门徒”,里根当年治理经济三板斧:贸易战、国内减税和制造业回流的方式带回美元。特朗普则视继承其衣钵为荣。

 

  特朗普重启里根时代的套路后,假如我们推演下去,若特朗普成功的使用再工业化的方式回笼美元,那么他又会用什么方式去释放美元呢?这个问题很重要。作为国际最重要的通行货币,美元必须散满全世界。之前美国通过贸易逆差的方式向新兴国家释放美元,那么现在美国显然招数有新的变化了。可以确定的是,美国不会放弃美元作为全球贸易主要结算货币的权利。这里可以预判美国将会有三种方式向全球继续释放美元。1、金融操作,利用外资的身份到他国进行投资,注入美元资产(已放开QFII汇出入限制)。2、购买债券,向其他持有美国国债的国家回购美债,释放美元(若大量抛售美债正中美国下怀)。3、军事打击,利用武力扶持反对派推翻现政府,建立傀儡政权后,此国一切经济行为皆用美元交易结算。(前文已提到特朗普又增加了军费开支)

 

  除以上三种方式,还有一个更直接的模式,美联储降息。美联储作为美国货币机构,也是公认的世界头号央行,其货币政策直接主导了美元走向。加息和降息政策可以直接推动美元自循环机制,当然美联储动用货币政策的前提是在其他工具效果不佳的情况下。这样可以保持美元在全球的流动性,进而继续割羊毛;降低美债掌握在他国手里被要挟的风险,中国手中1万多亿的美债若全部抛售,短期会造成市场恐慌,但不会动摇美债地位。一个是美债流动性好,全球市场趋之若鹜。另外,美国可回购债券,本身其22万亿的负债不在乎多增加1万亿,而且在购债的同时,美国同时又向全球释放了美元。所以在人民币未实现完全国际化之前,目前只能小幅度抛售美债。

 

  特朗普与建制派

 

  说到底在特里芬难题依然无解的情况下,美国必需要寻找替罪羊,即为美元陷阱填坑,也为了美元霸权开路。美国用“猪养肥了再杀”的方式来修补当下国际货币规则中美元天生的BUG。30年前的日本,今天的中国。莫不是白宫和华尔街精英们长期布局的棋子,为的就是有朝一日成为美元的垫脚石。也就是说,谁对美国形成最大贸易顺差,谁就会成为美国下一个攻击的目标。这也是中美贸易战必然会爆发的深层次原因。就算特朗普下台,下一任依然不会善罢甘休。只不过是打架的方式会变,而掐架的对象是不会变的。对此,中国要有长期应对抗美的心理准备。

 

  这里有必要简单的分析下当前美国国内的派系问题,美国表面上看是“驴象之争”即共和党与民主党的斗争,但自特朗普上台后,这一现状又发生了变化。特朗普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民粹主义者,其追随里根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两人都不是政客出身,且都属于反保守精英类人物。而民粹主义有一个标志性的属性,即反全球化。这类人认为正是因为全球化下的分工体系,导致分配不公,贫富差距加大。而在华盛顿政圈中有一帮传统的精英分子,他们是瞧不起特朗普这样的鲁莽的草根,这批人就是所谓的“建制派”。最初 “建制派”这个概念指“掌握权力的一小部分人”。当下的建制派是全球化的鼓吹者和推动者,华尔街金融圈又是其全球攻城掠地的桥头堡。他们之间又形成了当年美国前总统艾森豪威尔所提到的“军工复合体”,即商业精英、法律精英参与政府决策,游说议员和政策执行者改变法案,从而达到维护其利益的目的!

 

  当下特朗普和建制派的矛盾主要集中在国内,共和党内的建制派目前暂时还都支持特朗普各种施政策略,而民主党内的建制派们一边倒的要特朗普难堪。但无论是美国两党还是民粹和建制派,在对待中国的问题上,看法是一致的。只不过在具体实施的策略和针对性上有所不同。特朗普是从短期矛盾入手,解决民粹问题。即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导致美国人民失业和政府负债累累,必须予以贸易战回击。而建制派是从长期矛盾入手,解决精英们的心头之患。即华为等中国顶尖公司的技术进步威胁到了美国世界霸主的地位,必须予以先期扼杀。因此,当美国司法部要求加拿大抓捕孟晚舟最终落实后,特朗普竟然都不知道。而滑稽的是,特朗普以为抓孟晚舟可以成为其和中国贸易谈判筹码,建制派却连一点面子都不给。即抓人和放人,和你总统没关系。美国法律是总统无权直接干预司法体系.....特朗普懵逼了。尴尬的是在之后特朗普的推特上,就再也没出现过孟晚舟三个字。包括这次香港港乱事件,特朗普只能尴尬的表示,这是中国自己的事情,他没法管,也管不了。因为建制派干的事情,他也干预不了,他也明白自己的局限性。

 

  特朗普现在最担心的是明年的大选连任问题,如果就此下台,无论是他本人还是他的公司,都会遭到报复。因为他上台后得罪了太多的人,尤其是建制派。因此,他会加快节奏力图给予中国快速且致命的一击来证明给建制派看。

 

  因此,可以得出结论。无论美国国内如何闹腾,美国国内各派势力对中国的态度都是一样的。这两年美国无论是从长周期上、还是在短周期上都在对中国进行极限施压,因此我们中国的日子过的是异常艰难。今后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建制派,都会尽力维护美国的霸主地位,且长期不会动摇美元在全球的核心竞争力。

 

  二战后,经过这么多年的运作,国际政经规则和全球交易习惯决定了美元的地位,仅因为特里芬难题现在就立马让美元退出历史舞台不现实,且未来人民币国际化也会面临这一难题。假如有一天世界货币统一了(欧元率先迈出了探索性的一步;比特币的出现也是一种无国界货币的尝试;facebook脸书币Libra又更进一步,央行的数字货币呼之欲出),所有的经济/政治/军事矛盾都会迎刃而解,未来也无明确的国界之分。世界共产大同,才是全世界人民应该做的梦。恐怕包括我们后面这几代人是看不到这一天了。

 

  乌合之众的幻象

 

  还是回到当下,特朗普效仿当年里根打击日本的套路,对中国使用相同杀招,连提名的贸易代表都是当年和日本在钢铁和汽车业的贸易战一战成名的罗伯特·莱特希泽。今天中国会否像当年日本一般被打得体无完肤?这个概率比较小。今天中国的经济体量是当年日本所不能比的,且中国产业结构完整,就算除去贸易收入,完全封闭的经济结构也能支撑很多年。何况,在如今全球化的今天,各国之间的产业融合度早已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美国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到最后必然是两败俱伤的结果。

 

  美国的问题是实体产业空心化,金融行业过度发达。华尔街精英与中下阶层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大量蓝领中产阶级的诉求得不到满足。美国历来的执政者面对这种局面时,总是会打出中国牌,来转移国内视线,特朗普自然也难免俗。在“让美国再次伟大”口号下,大规模减税,召回海外实体企业,增加短期赤字,补贴农民......然后在不得罪华尔街同仁们的前提下,把矛盾转嫁到了中国脑袋上了。特朗普告诉民众,今天他们的遭遇都是中国造成的,是中国人抢走了他们的工作.....这种给个胡萝卜举起大棒打别人的简单粗暴招数,是很具有煽动性的。

 

  《乌合之众》有一段经典名句:“.....群体追求和相信的从来不是什么真相和理性,而是盲从、残忍、偏执和狂热,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感情......群众从未渴求过真理,他们对不合口味的证据视而不见。假如谬误对他们有诱惑力,他们更愿意崇拜谬误。谁向他们提供幻觉,谁就可以轻易地成为他们的主人;谁摧毁他们的幻觉,谁就会成为他们的牺牲品......大众没有辨别能力,因而无法判断事情的真伪,许多经不起推敲的观点,都能轻而易举的得到普遍赞同!”(一百多年前的警示对今天香港废青们是个很好的注解

 

  显然特朗普是个不错的演说家,和提供美国中下阶层暂时幻觉和诱惑的人,大众自然也就短暂的失去了判别能力。当特朗普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10%关税的时候,华尔街和产业资本也睁一眼闭一眼,普通民众也还能承受部分商品的上涨。但要加征到25%的时候,中国出口企业可能就无利可图,不再接受来自美国的订单。就算接了订单,也会抬高售价出口给美国。且不说美国的进口商会有巨大损失,由于价廉物美的中国商品突然间减少和提价,必然会导致剩余商品价格大幅上涨。这么一来不但华尔街既得利益者会受到冲击,产业资本也会蒙受损失,中下阶层也会面对物价和商品的节节攀升。好不容易找到工作,好不容易拿到工资,结果都不够花.....

 

  美国的商贸机构和企业曾联名上书反对美国对中国强加关税,对白宫所构成的压力可想而知。因此在G20峰会上,特朗普表示不再对中国加征新的关税,且中美两国重启双边经贸磋商。但特朗普这个人反复无常。很显然不要认为中美贸易战会结束。幻觉终归是幻觉,一旦幻想破灭后果是很严重的。《乌合之众》还有一句名言:“昨天受群众拥戴的英雄一旦失败,今天就会受到侮辱。当然名望越高,反应就会越强烈。”特朗普会允许自己失败吗?以他的性格绝不会,明年是美国大选年,关系到唐纳德·特朗普是否还能连任。其在时不我待的情况下,一定会把强加于民众的幻想进行到底,来为自己再次胜选做铺垫。因此,特朗普还会卷土重来,以求最后一搏。

 

  一山难容二虎

 

  8月2日,特朗普等不及了,对中国3000亿商品征收10%关税。而这剩余约3000亿美元的对华关税清单将正式切入直接消费品,如:手机(446亿美元)、电脑(411亿美元)、服装类(352亿美元)、玩具(255亿美元)、鞋类(143亿美元)。 ???而我们中国用人民币贬值破7的方式直接回了过去,隔夜美股暴跌700多点......贸易战直接变成了金融战.....加上最近香港和台湾暗潮涌动,中美早已展开了世纪白刃战!

 

  特朗普知道中国在拖,中国也知道“久拖不决 必酿奇祸”的道理。一旦特朗普明年再次赢得大选,届时中美两国也没有再次经贸磋商的必要了。特朗普会加征更重的税,明年再来看25%那都不是什么事儿了!所以今年下半年我们国家会加快内部改革的步伐,很多以前无法推进的政策,都会强行上马(垃圾分类只是开始,注册制科创板横空出世)。逐渐把经济重心从外贸转向内需。而美国则继续推进实体回流,再工业化步伐。中美同时启动内部改革进程,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对于未来全球贸易行业,特别是货物贸易将会遭遇长时间的寒冬期。

 

  暂时大选前,美国会把中国这块难啃的硬骨头放一边,集中力量来对付伊朗,让伊朗成为下一个替罪羊和特朗普竞选的垫脚石。但要军事硬攻伊朗必然会导致俄罗斯介入,所以只有从经济上弄垮伊朗,比如不断压制国际油价。除了提高国内产量让沙特增产外,美元还不能大幅下跌。特朗普或在明年大选前先搞一把伊朗,继续逼迫美联储降息释放利好给自己竞选加码!(这一论点是否正确还需要时间来论证,至于美伊之战,这又是另外一个话题了,这里不展开具体讨论。)

 

  特朗普在国内各种场合的演讲,都提到一个话题:“在过去的25年里,是美国重建了中国....中国每年从我们国家拿走5000亿美元用于重建中国.....你可以看到中国正在发生什么。我们别无选择(打贸易战)。”这种片面的论调适合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但从逻辑上讲是禁不起推敲的。美国为中国的现代化、经济起飞做出了贡献,这是比较符合事实的。与包括美国在内的所有国家进行贸易,是中国进行市场经济改革的一部分,这让中国数千万人口摆脱了贫困。改革才是决定中国腾飞的主要因素,美国不过是适逢其时的参与到了其中。

 

   特朗普团队其实揣着明白装糊涂,美国重建中国论的目的前文已有明示。美国贸易战的初衷是借力打力提振美国经济,目的是维持美元霸权和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地位,想要让全世界明白一山难容二虎,世界老大只有一个。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最大,美国无法转移逆差,只能用发债的方式为美元背书,但长期看这使得美元无法长期保持恒定币值。在数次金融攻击无效之后,人民币又开始加快国际化步伐。为了维护美元霸权,美国再次启动逆全球化战略手段来强行攻击对手。

 

  对中国加征关税的目的表面上看起来是为了平衡贸易逆差,实际上是为了逼迫中国企业停止接洽来自美国的订单。一开始关税是被转嫁到了美国进口商身上,进而把成本转嫁给了美国消费者。随着时间的推移,消费者会渐渐摒弃逐步抬价的中国商品,转而购买更便宜的越南、中欧和南美加工的商品。进口商开始把订单转向东南亚和南美国家,中国企业无单可接。然后美国开启再工业化,回流制造企业开始发力,生产商品出口.....直到美国和中国的贸易逐渐平衡。由于中国无法获取更多的美元,全球美元币值开始增值。中国外汇储备缩水,人民币贬值,经济下行一蹶不振,人民币国际化不攻自破。美国也就实现其战略目标。

 

  中美博弈不会有终局

 

  中美贸易战的发生与其说是美国率先挑起的,不如说在特里芬难题面前,中美必然无法躲闪,火星撞地球是早晚的事情。也就是说中国长期对美国贸易顺差是不可持续的,因为这会把美国逼到了特里芬难题理论的零界点之上,美国必然是要做出回应的。80年代的日本,90年代的亚洲四小龙,今天的中国。中美这一战其实从2008年8月就开始了,触发这一战的参考条件就是,2008年8月中国第一次超越日本成为美国国债最大持有国(中国6182亿美元,日本6175亿美元)。同年9月20日美国第四大投资银行雷曼兄弟倒闭,历时1年多的次贷危机全面爆发,进而触发全球金融危机!

 

  还记得10年前的4万亿政策吗?这个政策直到今天还在为人所诟病,当年货币确实超发了,在货币乘数效应的推动下,实际市场被注入了16万亿流动性。而且是央行直接注资商业银行,扶持基建。其中至少有1万多亿进入高铁建设,其余资金进入了楼市。但放到今天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之下看,当年的4万亿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我们中国的政策历来是“两利相权取其重 两害相权取其轻”。当时,外贸出口被突然死亡,若无4万亿强行支撑内需,恐怕后果不堪设想。特别是楼市中的大量外资,房价大跌资本必然出逃,这几十年的财富瞬间可能就变成别人的了。实事求是讲,4万亿可能是矫枉过正,但没4万亿中美博弈当年就能决出胜负,中国必败无疑,而且会败得很惨。没看清美国“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策略和意图是失策在先,亡羊补牢还算及时在后。后遗症是房价高的离谱,高铁直到现在还在巨额亏损,企业产能严重过剩,环境被逼到了历史最差记录........这就是代价,可以说中国也是美国创造出特里芬难题的间接受害者。

 

  而中美间的货币战争从未间断。时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先生在2009年就曾撰文《关于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思考》,其提出创造一种与主权国家脱钩、并能保持币值长期稳定的国际储备货币,从而避免主权信用货币作为储备货币的内在缺陷,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目标。当时就掀起了全球争议“中国计划终结美元时代”、“中国瞄准美元”。有意思的是,同年比特币横空出世......中美之间暗流涌动从10年前就开始了。而今年这一趋势更加白热化,美国的Facebook推出加密货币Libra;目前业界人士更倾向于将Libra看作为“比特币3.0”。中国央行也没闲着,2019年下半年工作电视会议提及,加快推进我国法定数字货币(DC/EP)研发步伐。加密货币的崛起倒逼央行加快推进数字货币。

 

  在当下中美之间一轮轮看不到尽头的谈判中,中方是“进一退二”,美方是“进二退一”。中国不缺改革的时间,但国际生存空间一直被美国打压。美国则不缺国际空间,缺的是改革的时间。尤其对特朗普来说,需要短期实现其竞选诺言,不然下次大选堪忧。目前来看,缺少空间的中国是战略收缩,缺少时间的美国是战术进攻态势(特朗普这个人极其短视,谈不上有什么战略)。而这一攻防大战会持续到中美谁先完成内部改革为止。中国能拖多久就拖多久,用时间来换区空间。对于美国来说,则在不断打压他国空间来为自己争取时间。

 

  高质量发展是中国未来的目标,高质量发展需要高科技的支撑,而美国是全球科技中间力量,中美决裂后,中国快速步入了“无人区”,现在开始一切都要靠自己了。对美国来说制造业回流是其再次伟大的目标,要想制造业回流谈何容易,人员素质、成本、效率是个问题,而中国是目前联合国所认可的世界唯一一个拥有全产业链的国家,美国要想制造业回流一时也绕不开中国。

 

  中美之间的对抗从贸易战打到金融战争,接下来是改革战和最终必不可避的货币战争,所以中美之间的斗争才刚刚开始。

 

  只要国际货币体系不彻底改革,中美贸易冲突,或者其他国家同美国的贸易冲突就不会停止。当年里根没解决的问题,特朗普恐怕也拿不出答案。他们或许能解决民粹主义者的诉求,但无法解决特里芬这样的世界级难题。无论中美贸易战谁胜谁负,或是维持现状,都是换汤不换药的结果。2020年特朗普如果连任,恐怕其思路依然还是“里根四件套”,绝不会放弃对中国的围追堵截。美国绝不会去考虑什么国际货币体系改革,这是革自己命,让美元自杀的选择。1973年IMF就推出的SDR超主权货币,而其改革直到现在都举步维艰,就是作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最大股东的美国拥有一票否决权。美国会让SDR替代美元在国际交易体系中的地位吗?答案不言而喻!特朗普不会碰,也不敢碰,因为建制派一定会跳出来拿他祭刀,肯尼迪的教训想必特朗普心知肚明。而他的偶像里根也曾遭遇刺杀,差点丧命。特朗普没有退路,要么把中国打倒在地,要么明年下台,没有第三种选择。所以,接下来几年中,中美之间的只会越打越惨烈,更大的风暴还在等着中国。

 

  后记:天幕红尘 见路不走

 

  纵观整个21世纪,中国再次迈入巅峰时代,究其原因就是顶层设计者秉承“实事求是”的理念,看菜吃饭,从中国国情的实际出发,扬长避短遗漏补缺。D总设计师在60年代就曾说过:“不管白猫黑猫,捉到耗子就是好猫”。1978年5月11日,《光明日报》发表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为十一届三中全会准备思想条件,就此拉开改革开放的序幕。

 

  自1979年改革开放以来,短短40年时间,中国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家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究其原因,就是我们坚持用“实事求是”的态度来看待问题和解决问题。承认自己的不足,埋头苦干向先进国家学习。从物质匮乏的年代到物质充裕的今天,只用了短短30年的时间,便完成了发达国家用了300年才能完成的事情。而今后可参考的对象基本消失了(美国技术上卡脖子),站在和欧美同一起跑线上,就看谁的基础底蕴更扎实了。因此,从现在开始赚快钱的时代结束了,熬技术的逻辑畅通了;野蛮生长的土壤消失了,真刀真枪玩硬科技的时代来临了。

 

  所谓“见路不走”就是“实事求是”的通俗版,提醒你不要唯经验、教条,要走因果、走条件的可能。不执着于有,也不执着于空,在不同的条件与环境中示现不同的相,且不着相。就是让你解放思想,不要怕跟别人不一样,因为很多人一看到跟别人不一样就觉得不正常,心里不踏实;也不要怕跟别人一样,因为很多人是生怕跟别人一样就显示不出他的高明了。

 

  这个世界是个没有道法的红尘,而且有时还要你滚一下;这是个没有方向的名利场,有时会绞一些你的肉。这就是你头上的天幕,通俗点讲:人在做,天看在。在佛家眼里,人世恐怕从来就是一个颠倒诡异的世间、就是一个充满悖论、十分荒谬的世间。佛家反对的就是二元区分,讲究的是即心即佛,离心不佛的修行原则。二元区分是成佛得道的最大障碍,有些人身在佛门,心却在红尘;有些人口若悬佛,行为却人神共愤。你拜的是个什么佛?求的是个什么神?不过是在追名逐利的心态下,求个心理安慰走个形式罢了,顺便带动下寺庙的GDP和提高众沙弥的薪资而已。

 

  放到今天的大国家博弈,行业竞争,工作学习,莫不是在天幕笼罩的滚滚红尘之下。若人心不能坚持“实事求是”,出现事与愿违的结果那是必然的。所谓,种因得果,脱相非相。特朗普今天对中国的贸易攻击犹如打到了一团棉花上,就是因为没有实事求是的面对中美贸易差额的真正原因。只要他看不透这个局,坚持用他所谓的里根模式针对中国,结果只会越来越糟。不是没可能大概率的再次爆发全球经济危机。

 

  特朗普不断推动去全球化的战略,中国到底跟还是不跟?跟,那就陷入闭门造车式的囚徒困境;万一特朗普下台后还怎么跟美国的建制派周旋?不跟,那中美就各走各路,来日方长。长期来看,中国经济对美国收缩已成定局,对内调整梳理已成趋势,从货物贸易模式逐步转向服务型贸易模式;中美之间掐架虽然对解决特里芬难题于事无补,但要摆脱这一看似无解的问题,中国比美国要更加积极的在尝试和实践。我想只要见路不走,事实就是,大胆实践,中国人总有一天会找到正确的应对方式,总结历史经验,打开通往如来之法门,再次开启伟大的发展历程。对于中美博弈,永远在路上。(完结)( 一家之言,仅供参考,若有雷同,应属巧合)
 

=======================

老谢微信号:shawnmin
手机:18721297085
欢迎有识之士来指点讨论

=======================

非常棒 不错哦 还行吧 一般般 我不同意你的观点
相关文章
行业要闻
热点文章